qrCode
扫一扫直达手机版
忆与外公黄炎培的二三事 ——做人必须自己立定脚跟
发表时间:2018-09-28 09:30
作者:林永华   信息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27

  “弹指一挥间”,今年我70岁了。

  上世纪末我有幸加入了中国民主建国会,2004年我从中华职业教育社退休。在为人民服务的岗位上,我工作了四十三年。

  众所周知,黄炎培先生是民建的首任主任委员。他曾经从清政府的屠刀下虎口余生亡命海外;曾经在蔡元培介绍下加入同盟会参加辛亥革命;曾经专程北上访李大钊,商议救国大计;曾经应孙中山之邀修改《孙文学说》文稿;曾经赴延安与毛泽东坦言周期率和民主……

  从心理学角度上,这人一上了岁数就爱回忆回忆。感谢苍天,黄炎培先生是我外公,在我们祖孙间颇有点故事,非常值得回味。外公有句名言:“做人必须立定脚跟,切不可依墙傍壁。必须服从真理。”外公的一生立身行事恰如其言。故毛泽东主席对他评价“有所为,有所不为”。

  下面将我们祖孙不可多得的难忘往事、特殊家宴、谆谆教诲写出来。

本文作者林永华

  六十年前的国庆夜

  1954年的国庆节前,我脖子上刚刚系上红领巾,妈妈(黄学潮)就报告了一个特大特好的消息:外公通知今年国庆夜带你和哥哥(林永乾)上天安门城楼见毛主席。到外公家,外公第一句话:“快洗手去,多选两遍”。我一楞,外公接着讲:“周总理马上要到了”。我吐一下舌头,乖乖地去洗了。建国初期的几年国庆夜,总理总要绕道西单安儿胡同外公家,与外公同乘一部车上天安门。

  上了天安门城楼,外公在一张桌子前刚刚落座。毛主席便迈着大步由西向东走过来。见到我外公,连忙问候:“黄任老,您好呵!”然后指着我和哥哥,“这是……”外公起身说:“主席好啊,这是我的两个孙儿。”毛主席伸出手分别亲切与哥哥和我握了手。当我羞却地叫了声“毛伯伯好”后,倾刻一股暖流窜遍全身。那幸福感,骄傲感油然而生,此情此景恍若昨日。

  那晚,我兴奋地跑来跑去,一会儿站在金日成元帅、金光侠大将落座的桌前;一会儿随着赫鲁晓夫与布尔加宁一行前行,布尔加宁军大衣上挂满了二十几个勋章、奖章,深深吸引了我。

  哥哥大我一岁半,性格内向,是近视眼,我“外向”得有点夸张。那一夜,哥哥戴着眼镜与毛主席握了三次手,摘了眼镜又凑上去握了三次,这也成了我们家茶余饭后的笑谈。

  “十一”过后,一次语文课上,老师宣读一篇范文,是我写的。当老师读完作文题目时,全班一阵哄堂大笑,弄得我涨红着脸,不知所措。原来我不知天高地厚的作文题目是《我会见了毛主席》。尽管如此,下课后全班同学还是抢着与我握手。

1961年,黄炎培全家合影。拍摄地点:东单东裱褙胡同黄路(黄炎培大女儿)公寓外。黄炎培时年83岁。

  五十年前的特殊家宴

  1964年春节,妈妈从外公家回来,宣布大年初三,外公要请我们全家去全国政协礼堂吃饭。有三条理由:哥哥(林永乾)被延庆国营农场评为“五好职工”;林永华被北京军区评为“五好战士”;妹妹(林一理)被宣武女五中评为“三好学生”。

  在全国政协礼堂,我们围坐在外公身旁。外公当时已经是八十六岁的老翁了,竟兴奋地说:昨天毛主席邀请我去叙事,一谈谈了三个小时,我们谈的很高兴,特别是当毛主席听到外公介绍孙儿女被评为“五好职工”、“五好战士”、“三好学生”时,毛主席说:“任老,你的子女全是高级知识分子,而你的孙辈却已经真正与工农兵相结合,并取得了优异成绩……”外公指着我们说:“要再努力,不许骄傲,这是毛主席对你们的期望。”

  外公又讲了第二件喜事,外公曾经撰文,倡议人死后,要提倡火化,然后骨灰要深埋,可以不影响农耕地的减少与流失……这篇文章已在《人民日报》发表。

  饭前,妈妈对外公讲,林永华在部队是吃素的。外公眼睛睁的挺大,噢了一声,指着我“永华,你坐到我身边来。”熟悉外公生活的人都知道,外公吃素吃了近六十年,政协后厨早知道怎么准备给外公做素食。这顿饭外公专用的素食我给“包园”了。外公筷子没动几下,光顾看着孙儿狼吞虎咽地享受精致的素食美餐。这里要强调一下,我并非素食主义者,而只是一口肥肉不能碰,在军旅生涯中,主要吃素食加鸡蛋。

  谆谆教诲要牢记

  1961年8月5日,我被批准入伍了。在石家庄汽车四团新兵中队集训时,意外地接到外公写来的亲笔信。外公内涵深遂地写道:

  亲爱的永华孙儿:

  想我还是第一次写信给你么!为了你被批准参军,参加集体训练而第一次写信给你。好孙儿!这确是光荣,但这是光荣的开始,包括我和我们全家,你的爸爸、妈妈、妹、哥、弟,大家都感觉是光荣的开始。

  光荣在哪里?你已经走上一条大道,将身献给人民、献给国家、献给党,你已经走上这样一条大道了。你已经知道的了,你今后受到的中心要求是“纪律性”。

  好孙儿!你知道吗?像我过去几十年,只是暗中摸索,左一弯,右一曲、跌一跤、爬起来,想走上这条将身献给人民、献给国家的大道。希望你努力!不已的努力!

  黄炎培  1961年8月12日

  在外公二十几个孙辈中,我是唯一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孙子,在我入伍第一周收到外公亲笔信也绝无仅有。

  外公那苍劲有力的声音,至今在我耳际萦回;那矍铄健壮的身影,至今在我眼前浮动;那爱国主义的高尚情操,至今在叩索我的心扉。

  外公,我真的好想好想你啊!

1961年,黄炎培亲笔信。原件收藏于浦东黄炎培故居。

  (作者系民建西城区委十三支部会员 ,本文作于2014年5月,刊登于《北京民建》2014年第6期)




责任编辑:范可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