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
扫一扫直达手机版
关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的几点思考
发表时间:2018-09-19 09:12

蒙晓灵

编者按本文是海南省政协副主席民建海南省委会主委蒙晓灵在2018年4期海南政协》发表的署名文章,海南民建网站现全文刊登,以读者。

习总书记指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中共十八大以来,在中共中央的统一部署下,我们加强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实践探索,出台了一系列的实施意见,明确了一系列的重大举措,中国的协商民主发展由此迈入了一个全新的历史进程。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在中国的民主政治发展中以特有的形式和独特的优势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以下是本人几点粗浅的思考。

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历史独特性

习总书记指出,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独特的、独有的、独到的民主形式,它源自中华民族长期形成的天下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异等优秀政治文化、源自近代以后中国政治发展的现实进程。我们都知道,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灿烂辉煌,中华传统文化源远流长,两千多年的封建王朝统治深刻影响中国社会,影响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是我们炎黄子孙在以黄河长江流域为摇篮的生存和发展中,一代接着一代人的生存智慧的积累,它博大而精深。在欧亚大陆,距今数千年人类发展过几大文明,如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埃及文明、地中海克里特岛的米诺斯文明、印度河流域文明和中国商朝的黄河流域文明,而且只有光辉灿烂中华文明一直延续至今。在汉朝、唐朝以及明朝的永乐年间(即郑和下西洋年代),这个文明达到鼎盛,成为当时世界的中心。但也就是这种农业文明加上封建帝王的统治使中国错过了工业革命,落后的生产力使她沦为近代不发达国家。尽管我们的农业资源还在,但别的国家已经崛起,世界已经变得不可同日而语。落后就要挨打,所以才出现了近百年的屈辱和被列强蹂躏的惨状。而中国的仁人志士苦苦思考和探索着救国图强的道路,都在反思中国自16世纪以来的落后、近代的挨打都是因为我们僵化了的、延续了两千多年的封建统治制度,都在探讨应该建立适应时代发展的新型政治制度。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的统治,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宣誓就任临时大总统,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宣告成立。自此中国出现了数百个政党,有“中华民国联合会”、“统一党”、“民主党”等等,名目繁多,可以说是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的政党泡沫,但都是昙花一现。在这一时期,名义上政党存在,但实际上还是军阀专制统治。最终切实在中国的历史舞台上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是伟大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和接受其领导的八个民主党派。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各民主党派和社会各界一起,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中创造和实践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独特民主形式。所以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正是历史和人民选择的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适合中国社会实际并能促进中国发展的正确的民主政治发展模式。事实充分说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具有历史的独特性,它根植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土壤,与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发展相适应,与中国的社会建设相适应,与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道路相适应。

二、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现实独特性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强调,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是中国共产党的群众路线在政治领域的重要体现。实行人民民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要求我们在治国理政时在人民内部各方面进行广泛商量。协商民主原是指在一个国家内可以有多个的政治力量并存,但同时依然保持很大程度的稳定性。这种稳定性主要是通过各个政治势力之间互相协商机制来取得的民主模式。它强调在多元社会现实的背景下,通过普通的公民参与,就决策和立法达成共识。其核心要素是协商与共识。1978年,我国开启了改革开放,我们国家进入了一个快速工业化的时期。工业化的社会是一个消费的社会,消费者的偏好形成市场,依据市场产业发展了起来,由于个体的差异,由于市场经济是以效率为主导的,能者多劳,能者多得,每个人奋斗的结果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不可避免的产生了社会的分化,产生了贫富差距。行业群体之间,代际群体之间,不同收入群体之间,城乡群体之间等等,对政策和公共服务的需求产生了极大的差异,这就形成了多元化的社会。我们必须认识到,在当下的中国社会,任何的公共产品和政策的出台必定追求尽善尽美,但并不能满足所有的社会阶层,让所有的社会群体都满意,所以我们需要协商,需要找到最大的公约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我们要坚持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商量得越多越深入越好,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这正是深刻把握了当今中国社会的实际,回应了人民群众的期待。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的历史性成就,被看成是人类发展史上的奇迹,自从改革进程开始以来,根据定义方式的不同,有3亿到7亿中国人得以摆脱贫困,被带向中产阶层。今天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是40年前的十倍。所以说,正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现实独特性促进中国保持了快速发展中社会的稳定,实现了中国之治。

三、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独特优势

习总书记指出,在中国共产党统一领导下,通过多种形式的协商,广泛听取意见和建议,广泛接受批评和监督,可以广泛达成决策和工作的最大共识,有效克服党派和利益集团为自己的利益相互竞争甚至相互倾轧的弊端;可以广泛畅通各种利益要求和诉求进入决策程序的渠道,有效克服不同政治力量为了维护和争取自己的利益固执己见、排斥异己的弊端;可以广泛形成发现和改正失误和错误的机制,有效克服决策中情况不明、自以为是的弊端;可以广泛形成人民群众参与各层次管理和治理的机制,有效克服人民群众在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治理中无法表达、难以参与的弊端;可以广泛凝聚全社会推进改革发展的智慧和力量,有效克服各项政策和工作共识不高、无以落实的弊端。这就是中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独特优势所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共十八大提出的重要新理念,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建设的一个重大创新。十八大后的这几年是我国人民政协事业创新发展最具活力的时期。中共中央印发了《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等一系列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文件,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的统一部署下,明确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本质属性、基本内涵、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渠道程序,对新形势下开展政党协商、人大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社会组织协商等做出全面部署。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不断取得新的发展。例如,自 2013年10月22日,全国政协在北京召开了“双周协商座谈会”。这意味着,开始于1950年、暂停于文化大革命的原“双周座谈会”重新启幕。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亲自主持。协商的议题非常广泛,影响很大,而在地方政协,则是开展了季协商。双周协商会和季协商充分调动了委员的履职积极性,发挥了常态化的“智库”作用,提高了民主协商的实效。人民政协人才荟萃、智力密集,可称之为一种“超级智库”,它的充分协商发挥了与一般智库不一样的重要作用,因为其本身作为一种体制性的政治制度安排,以及其组成成员的代表性,联系社会各阶层各群体的广泛性,协商成果可充分运用于执政决策的保障性、所有这些都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不可小觑的独特作用。今年,在汪洋主席的带领下,全国政协双周协商会议题更加广泛、更加贴近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探讨和建议更加切实客观,协商实效不断的提高。事实充分表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在我国的政治发展实践中取得的进步,正是因为我们始终坚持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也进一步印证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最本质的特征和最独特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