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直达手机版

关于加快南海资源开发,促进海洋强省 的调研报告

发表时间:2017-09-27 17:04

民建海南省委会调研组

习近平总书记20134月视察海南时指出“海南要履行好中央赋予的南海维权、维稳、保护、开发的重大使命”,“努力使海洋经济成为海南经济新的增长点”。海南省七次党代会提出“大力发展海洋经济,加快建设海洋强省”。能源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能源可持续发展事关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大局。海南是国家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桥头堡,授权管辖的海域面积200多万平方公里。随着海南气资源的开发与利用的步伐越来越快,海南需要耕耘好“蓝色国土”,发展好“蓝色经济”,切实扛起维护国家主权和海洋强国的责任担当,积极推动与国家油企的开发战略合作,真正促进南海资源开发,实现维护国家主权、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能源持续开发的多赢局面。

当前,全球能源发展正由油气时代向低碳时代转型,但油气仍将占据半壁江山,预计到2030年前后,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中,煤炭、石油、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各占1/4,油气在交通、发电、城市燃气等领域还是不可替代。中国南海被誉为第二波斯湾。国土资源部地质普查数据显示,南海石油储量至少230亿—300亿吨,乐观估计达550亿吨,天然气20万亿立方米,可燃冰资源量约700亿吨油当量。特别是可燃冰的开发利用技术的日趋成,海南油气资源开发与利用地位越发重要

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发展,给南海油气开发及海南能源通道建设带来契机。海南省正充分发挥地理优势,加快开发南海油气资源,发挥港口、保税库、既有的油气储运设施作用,打造“一带一路”重要出海港口通道,建立战略石油储备基地、南中国重要石油生产和加工基地。十二五期间,南海油气资源勘测开采取得重大成果,如南海北部深水区陵水17-2发现优质高产大气田,探明地质储量超过千亿立方米。石油码头、天然气管网、天然气接收等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加快港口建设,新增万吨级以上的深水泊位16个,新增吞吐能力7191万吨/年。建成天然气干支线21条,年输气能力102.36亿立方米,全长2289.60公里,覆盖海口市、澄迈县、临高县等11县市,用气人口229万人,占全省城镇人口的50 %。

《国家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提出要坚持陆上和海上并重,突破海上油田,建设包括南海在内的9个千万吨级大油田,南海海域作为中国的石油宝库的战略地位大大提高。虽然南海油气资源天独厚,但油气资源的开发与利用仍存在一些困难和阻力,主要表现为四个方面:一是领土争端问题干扰我国南海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步伐。海一直以来是西方国家发国际争端的重要区域,特别是我国与邻国间领土争端问题的干扰直接影南海油气资源开发进程。二是周边国家大肆抢占,严重侵害我国南海权益现阶段,我国南海油气资源勘探开采主要集中于北部靠近大陆架的浅水海域,南部油气资源富集区的深水开发基本没有。但南海周边国家在争议海区开发石油产量多达5000多万吨。

三是南海管控能力不强。我国在海洋资源开发、控制与综合管理、巡航执法、外海补给等方面仍然薄弱,难以合理有效配置海洋资源。海洋总体实力较弱。产业配套能力不强、科技力量较为薄弱,影响南海油气资源开发

结合国家南海油气大开发机遇,需要加大南海油气资源勘测力度,重点建设近海油气开发带,加快推进深海油气资源开发,推进炼油产业转型升级,加强油气储备设施建设,建立战略石油储备基地,加快建设油气交易中心等。为此建议如

加大油气资源勘测力度,重点建设近海油气开发带。重点建设南海近海油气开发带,积极协助国家及有关部门推进以南海油气资源盆地(含天然气水合物)为重点的战略调查和共同勘查(探)开发进程,重点优选海南岛周边的莺歌海等油气资源盆地的接续增储扩产勘探,以及南沙海域油气盆地的勘查。充分发挥“海洋石油 981”深水钻井平台在南海海域的勘探能力,积极推动南海已探明储量的深水油气田的开发。积极开展海南岛周边海域新气田的勘探开发,弥补现有东方气田,乐东气田和崖城气田逐年减产量,继续推进莺歌海、琼东南、万安等盆地自主开发或选择合适区域国际招标联合开发,推进东方中深层次气田、陵水气田资源开发利用。

二是全面推进南海新区及深海油气勘探与开发。深海油气勘探开发是国家海洋强国战略的重要步骤。要制定深海油气开发利用总体中长期规划,明确开发的目标、原则、时序、布局和重点领域等。综合考虑南海形势和政治外交大局,按照“总体规划、分步实施、先易后难”的思路,实行“渔业先行、油气跟进、军事保障”的策略。根据当前局势,国家要全力促进海南与国家油企尽快在海南落实相关建设项目,与国家相关部门一起,创造有利的投资环境,制定有利的政策措施。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合作开采海洋石油资源条例》为基础,扩大对内对外开放范围,吸引各方投资,大力推进勘探开发南海新区域的油气资源(除目前已勘探和开发区域外)。进南海深水石油勘探开发,需要着力解决南海区块登记、完善南海油气勘探开采许可证制度,建立油企南海勘探开发的协调机制,尽快突破深海采油技术和装备自主制造能力,实现南海海上油田的新突破,建设南海千万吨级大油田,形成重要的油气接续基地。建议设立南海油气勘探风险基金,用于南海石油天然气资源的风险勘探、技术研发,并为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参与南海油气开发项目融资提供信用担保等。资金可以由中央财政征收的特别收益金拿出一部分、海南财政、油气公司共同承担,并从油气勘探风险基金溢出收益中给予一定的补充。在此基础上,通过向投资者发行基金份额的方式设立基金公司,投资收益由投资者共享,投资风险由投资者共担。

三是加快推进以海南为中心的南海资源开发服务基地建设。结合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发挥洋浦区位优势打造洋浦能源战略储备基地,发挥东方市港口资源整体优势建设国家成品油储备库,建设形成大型石油储备中转基地,发展成为中国南海油气资源开发和服务基地。国家油企要积极迈出挺进南海南部深水的油气勘探开发步伐。海南作为深海开发最前沿阵地,要以洋浦开发区和东方工业园为主要载体,加快建设南海油气资源开发和服务基地。推动国家油企海上油田服务公司落户海南,提升对油气勘探开发企业的物资采购、仓储物流、后勤保障、装备修造、研发等综合服务能力。从国家和地方整体战略出发,海南和国家油企积极沟通,协同涉海各部门,将此项工作提到议事日程,相建立专项工作接口,及早建设综合支持基地建设和配套基础设施。海南省与国家油企建立互派干部交流挂职的长效机制,加强双方的交流沟通。推动国家油企产业链建设融入海南产业发展规划,延伸以洋浦、东方为中心的临港油气化工产业基地,推动临港工业与运输、金融、保险、商贸等产业联动发展,扩大海南油气资源勘探开发收益。

四是加大南海资源开发政策优惠力度。依托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南海油气大开发,积极推进《海洋石油管理细则》。鼓励多种资本以混合所有制形式进入南海深水和敏感区域的油气勘探、开发、储运、科研等领域。推进海洋油气勘探开发体制改革,鼓励中央石油企业加强合作,切实加大海洋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国家加大中央财政对海洋油气、供水、供电等基础产业的专项转移支付和投资优惠补贴,设立专项资金重点支持海洋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和食品、通讯等保障设施建设。针对南海油气勘探资源开发企业和电力、通讯等企业,给于税收优惠。加大海南所辖海域油气增值税、资源税的地方分成比例。鼓励政策性银行和商业银行优先把资金安排到南海资源开发和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拓宽融资渠道,降低市场准入门槛,积极引导民间资本参与海上风电、太阳能、生物质能的开发利用,创造条件吸引民间资本进入天然气领域,创新融资方式,增强能源重大项目建设资金保障,探索建立PPP模式。

五是加快建设洋浦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加快建设油气化工仓储、物流等配套设施,申请国家能源贸易资质、开展跨境结算试点,加快以面向东南亚的国家级、国际性石油天然气交易平台为目标的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建设,创建良好的市场环境,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和发现价格的功能,积极向国家争取人民币境外结算、成品油非国营进口资质以及能源期货交易等各项政策。基于洋浦油气化工品仓储中心、LNG仓储转运中心,积极发展面向东南亚国家和国内沿海地区油气化工品的分拨服务,推动洋浦石油化工自由贸易园区建设。加快八所南海开发装备制造及后勤保障基地和油气加工基地建设,推进以八所港为节点的油气供应链的形成。

提高南海管控能力。理顺南海管理执法关系,优化配置资源,提高海上综合执法的效率。提高南海开发、控制、综合管理能力,立足海南的陆域基地,为油气化工、海洋渔业、海洋船舶等南海开发行动做好后勤服务,确保对南海区域的常态化巡航。

推进南海海洋资源综合开发。争取国家加大对海南省能源科技创新的专项资金扶持力度,积极扶持风电、太阳能、海洋能及相关研发平台建设。增加对太阳能、海上风电、海洋潮汐能等前瞻性核心技术研发及分布式能源利用等能源高效利用项目的投入,集中优势科研力量,加大研发力度,重点攻关。国家油企作为国家级能源公司,应持续加大投入,推动风能、潮汐能、海洋生物、海洋矿物等海洋资源的全方位开发。海南要全面制订海岛、岛礁开发及保护的规划,抓住国家油企发展新能源产业的机遇,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实现资源生产、转化和使用方式的转变,全面促进资源能源节约。海南与国家油企可在新能源板块和天然气发电板块加强合作,开辟海上LNG加注、海上风电等项目合作,实现无人海岛有人居住,有人海岛有所作为。通过探索多种合作模式,创造和促进更多国企投资海南海洋资源开发,形成具有海洋特色的高科技产业集群,实现海洋强国的战略目标。